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汗的博客

 
 
 

日志

 
 

古琴的故事  

2011-03-06 02:2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琴的故事

    往常在古书图鉴里看到有关古琴的插页,心里总淡然有几分雅意,想像那兽炉里升起的嫋嫋檀香,篆字一样繚绕。炉前小几,窗外深山,在跫音杳然的时节,一人正襟危坐,在室中思念著漫漫故园,眉一蹙,手一挥,按下琴的徽墨,把平生的志气都按下,按下流水、青山。意到沉著处,好像呜咽的泉石,激越处如松风,悲凉处下一阵瀟潇的、泠泠的雨。这时,若我打从那弄琴人的门前经过,一定很怜惜这颗孤寂的心了。
    适逢同住好友是个爱琴的人,往往在清晨鸟呜过后,听那山是寧謐的山,在厅中一张案上点上了炉香,摆好了琴,弹奏些不知名的曲子……是《高山流水》吗?是《梅花三弄》?那錚錚弦音常坠入我梦里,使我忆记起许多有关琴的传说,从伯牙向月夜、流水鼓琴开始,到蔡邕听琴听出了杀声,嵇康行刑前遗憾《广陵散》失传了!一直都有失意的人物,藉著琴弦诉说令人凄恻惆悵的故事。而琴是春秋以前已经存在的了,经歷久远的变迁后,到现在却逐渐被人遗忘,仿佛已成為殊方的异物了。
    曾经有过这么一个故事,令我深深感动了,话说东汉年间一个音乐家蔡邕,在路经某处不知名的地方,看见一株梧桐木给人当做柴一样焚烧,听著那火中痛苦的呻吟,他不惜以手探火,救回一截焦尾,后来经过一番工夫,拉上了弦,点上了徽墨,居然成為千古旷绝的名琴!

 

    但琴终於也失佚了,跟一些像《广陵散》一样的名谱,同样埋没到尘土里,不再复现。有一天过访胡菊人先生,方知道嵇康的《广陵散》后来传录到减字谱上,虽然是残闕,却已慢慢给整理出来了!但另一方面,在歷史某一次革命当中,许多博物馆内的古琴,都被疯狂的火焰所焚掠一通……
    他还谈到另外一个故事,说波兰一个大使馆参赞,在那纷乱的年代,随使团到北京。他爱古琴,也学过弹琴,抵京后四处寻访隐匿的大师,最后在一所破旧音乐馆里,看见一个人坐在一角弹箏,他穿过了围观的人们,向他打听一位著名古琴家的下落,那人起初怀疑他来路不明,那年头跟外国人交谈是不容许的,但摸摸他那长了茧的手指,知道他真的会弹琴,并非说诳,便悄悄地挟著箏,把他领到古琴家那里去。

    古琴家感动良久,不仅为他奏一曲,还从墙里藏埋的三张唐宋的古琴送给他。

    “带出去吧,不然怕保不住会被毁了!”

    后来他买下了,藏到行李包内,因著大使馆人员的方便,竟保存了名琴的遗裔,使其寄跡於海外,暂且得到安身——说到这里,眾人都不胜唏嘘,胡先生补充说:“想不到中国人还不及外国人,那样热爱我们的文化。”
    此后,我一直合梦寐著琴音里那片古老的土地,和土地上发生过的变乱,以及变乱流传的故事。有时在清寒的晚上,彷佛听到它在寂寞悲呜,便想著有人紧抱著古琴,对空山奏《南风》的情景,而且也自觉悟味了东晋兵戈倥偬的年代里,陶潜喜爱抚弄无弦的琴,那份悵然的心境了。

  评论这张
 
阅读(4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