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汗的博客

 
 
 

日志

 
 

P.O.V. 木屋.河  

2011-01-24 07:0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P.O.V. 木屋.河

                                                              

    我得了职业病是自从做了电影这一行,生活首先变得有点戏剧化,跟著来待人接物处处要找角度、调校焦距,听觉像配音配乐,吵耳的便抽掉;尤其是回忆,居然全用了P.O.V.──主观,绝对主观,别无其他。
    九龙湾填海填出来的那高速天桥的所在可以回闪到若干若干年前一块烂地,记不起家是怎样搬过去的,只有一个印象:货车摇摇颠颠根本整个轮子已陷进黄泥浆里,我才是五、六岁的孩子一下车便噗通的被浸过大腿了。爸爸妈妈他们先去空地干活,留下我在泥浆里寻一隻拖鞋,举步都害怕给啜下去,却要伸手捞那稠稠糊糊的液体,因為更怕挨打,急得想哭,终於从一隻废轮胎里摸回来了。

 

    空地划分了三段给陆陆续续的人来建木屋,不知我四处玩了多久,回来一看:家已撑起了骨架铺好了一大半铁皮,还开了口天窗,门框前面吊著一条黄腻腻的油纸,转眼间又黏满黑麻麻的苍蝇和我的一些头髮……
十号风球天窗给拔掉了,整夜那缺口用甚麼蒙住的呢?火水灯在墙上打出怪异的黑影,堵塞的布团縐成各种变化狰狞的想象。天明时,父亲到三段路口捡回了天窗,哈我开心得一口气跑去买蛋糕又一口气跑回来,一跨进门便晕倒,把蛋糕也坐扁了,一个气坏人又笑坏人的特写!
    晕倒还不止一次,有一天听到轰轰隆隆,大群孩子仰面叫嚷著原来有架军机失控了,倾倾危危的要撞向我们那三段木屋,谁都在叫,然后它又奇蹟地弯回天空,飞得很低很低,机身偏斜著呼啸过去,我的心噗噗跳还跟著哥哥──几乎全村所有孩子的头都在窜动──追去机场跑道的尽头,啊!它堕海了!為甚麼没发生巨响?火呢?刚赶到还未喘定却听说它要爆炸了所有人便又哗的转身狂跑,很滑稽麼為了小小的好奇却吓得断了气破了胆,妈问你们去了哪?我已经一软瘫倒在她膝上,脚板原来给甚麼割破了一个洞,应该说是眼睛般大,还是眼睛般小呢?
    此后,我见血便晕。过了几天(还是几个月?)哥他们说石滩那边有货车倒卸了几堆小山似的垃圾,里面有胶公仔,很多很多绿色挺鎗的士兵,还有伞兵大炮呢,可以捡一整队军队!可是我不敢去;他们还说海边有鬼佬把中国人浸到水里,又在额上胸前画符,还唸经,一个跟一个排队……我更不敢去了。他们脱光衣裤学狗仔式、捉水蟑螂,我去过,但一生怕水。
    我开始满足於木屋与木屋之间乖乖的那小河,它平时只是一条躺在巷子中间的红毛泥坑渠,到夏天落大雨的时候才响应我的期望出现,哗啦哗啦的好像镜头一转便涨满了,铁皮屋顶突如其来乒乒蓬蓬的,簷前滴水可不是一滴一滴而是一张破烂的透明幕,家里真的到处放置了罐子盆子,收音机还播著“大丈夫日记”。爸妈出去打工了,阿哥呢?忘了有没有打雷闪电,我但安静於门前这急於奔跑的小河,放下一隻纸船,浮不远便沉了,又放下一隻纸船又沉了,只有我的目光能远远的、湿涟涟的送出去……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