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汗的博客

 
 
 

日志

 
 

一个代课教师的忧郁  

2010-07-02 16:4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代课教师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

    泥上偶然留趾爪,鸿飞那复计东西?

    老僧已死成新塔,坏壁无由见旧题。

    往日崎岖曾记否?路长人困蹇驴嘶!

                                      ——苏轼《和子由渑池怀旧》

 

每次临别都不免感慨地在黑板写下这首诗,诗中所有的叹喟,似乎连格律都缚不住了。人生,其实又有甚么可以缚得住呢?一切既不属你所有,你也不属一切所有,责任只是一种短暂的替代,发觉许多人物从身旁经过,不曾停驻,不敢牵留,我是流动的本体。

当学生在第一课问及你将要留多久,你说两个月……有时还未弥月,甚至仅得四天!那你得警惕自己:一切只属顷刻的过渡,凡事无须用清太深,太深就会伤人伤己了。有学生在你桌上放上问候卡,或在周记上描写关于你的种种,大抵总是容易淡忘的零碎记忆,往后就会成为雪泥鸿爪,所以对学生须常保持一定距离,不敢过于亲切。然而感情却偏偏萦绕,离开了仍惦念他们的名字,他们在你背上贴乌龟,扯你的领带,以及被罚到教员室外站,不服气的擦眼泪,在操场上奔跑,碰上你挺直了腰向你敬个军礼,你笑着全都释放了……在香港,学生一律叫教书的做“阿sir”。不,不不,我是教中文的,叫我:老师。嗨,他们喜欢这样叫,老师!老师!这不是复古,反而是新潮。有次作文,我厌倦了那些什么老套的《我的志愿》、《大年初一》……我不理教案的安排,出了个题目《我真正流泪的一天》,想不到他们却认真起来,字里行间一片恳挚,心灵一阵一阵受撼动,派作文卷那天,也忆说出了自己真正流泪的一天,当下相对无言。

常挂在口边一句诗:“Retreat from too much joyor too much fear.”当然,教育是一项长远的工作,纵一时感兴,也无法帮助他们成长,缺乏恒久的观察和了解,难以作适当的辅导。你手上栽不出花木,你根本没有坚实的泥土。临行,只有急得几乎哭了,看望着他们说:请你们好好珍惜,失去的就不会再回来了……

一个人失去得太多,心就容易衰老。路长人困,在都市到处飘泊到处流浪,生命没有安排处,无常是幻变的世界,所谓永恒,拥抱着只觉空虚。诗云“前面好青山,舟人不肯住”;一切尘世的人情事物,都离不开:成、住、坏、空。比如说这身体吧,健康地成长了,让心灵快快乐乐住在里面,可是总有一天它会旧、会坏,最后幻灭成空……一所房子也如是,一段感情也如是。

然而面对学生,说及人生的荒谬却又大大不忍。即使佛性也有个依归,有个福址:一天,在遍地开花的祖国泥土上重逢,而你们健康地笑着、跑着,这是任何一个老师的憧憬,一个代课老师的奢想啊!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