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汗的博客

 
 
 

日志

 
 

失恋和孩子的救赎  

2010-06-26 16:3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筒内的世界

 

茫茫夜里,何去何从?

路上行人已渐稀落,街灯闪着清冷的光,公园里夜游人或露宿者的踪影渺然,风给四面屋邨大厦挡着仍透入这空地一阵莫名寒气。还找不到睡处,肩膊和脊髓因整日徒行,已感到难以名状的疲倦和痛楚。蓦然,瞥见公园角隅摆放着几个像多节虫模样的圆筒,筒腹坐卧可容一人,心忖倒是一个可供暂宿的家。

记得年幼一次离家露宿的经验,也是在公园里徘徊,最后寄身于同样一只水泥圆筒里,蜷着做流浪的梦。那次同样是夏夜,这次的夏夜同样阴冷且凝固,一切都极彷佛,好像当年预言了似的,现在全应验了。

那次我是在大厦三楼看一毛钱的电视看得太晚了,不敢回家,后来饿肚子难受,可是我有钥匙啊,于是大着胆子偷偷回去,以极慢、极轻的动作开了门锁,糟糕!父亲好日不在家,今天在!我认得他打呼噜的声音特响。怎办?一时间愣了,把心一横,以极慢、极轻的动作蹑足移步到床头,伸手够到了父亲挂在墙上的西裤,探手进口袋里,啊,有钥匙,钥匙你别吵!以极慢、极轻、极后悔的动作……心砰砰跳的响,黑暗中,床上呼噜的父亲没动静吧?妈的背过身向墙睡的,天啊!我仿佛花了一整个小时才摸出了一张纸币,又再以极慢、极轻、极后悔、极亢奋的动作退到门口、退到走廊……关门时发出声音了,死定了,也许父亲知道了但他装睡,也许他起身了,别管了,快跑!跑啊!

当我躲进这圆筒里,发觉身旁已坐着一个年龄相若,遭遇接近的小男孩,我们各自蜷着身体,手抱双膝隔着一个身位一起坐着,都是离家出走的吧,彼此不用说话,心里各自委屈地淌着泪。偶尔探首往筒外世界,凝视公园里瞌睡的树影、转轮和钢架秋千,一切皆隐伏于四周街灯的监视下,至于金属经人手磨滑的地方,却凄凉怨地闪射出幽幽青光。各自怀着恐惧,筒内仿佛就充满心跳的回音。夜了,同坐在筒内,外面两个圆形的陌生世界,各自在沉默中带着惶惑、同情和一种幼稚的固执,眼光里毕竟无奈地承认了:同是天涯沦落人。

一个巡警经过,发现了我们,以手按着筒沿,用手电筒照射我们的面,只不冷不热的问了一句:“不回家吗?”

身边那小孩哭着、倔强地说:“不回了!”

我也赌气地应道,眼泪终于禁不住掉下来了,然后,一切还原于静夜。

家,假如象微了幸福的乐址和安憩之所,对一个疲倦的泪人而言,实在何等响往,但往昔岁月里,这不啻美丽得如谎言一样的梦,爱的寻求总是一个无底的谜,遥远得有若夜一般迷离。

 

如今,只有筒内圆寂的世界,连童年时唯一陌生的那男孩也没有,只有一个圆,过去了又重回,轮回一样只有我自己留下,它超越了时空给我以逃藏的庇所——我的童年,到我现在的青年、到我将来的成年,我知道它不会离开我了……所有惭愧、绝望、幻想、无聊、回忆、痛苦和捐弃的想念,皆蜷向心里茫然的空间,有如黑洞的两极——现实和虚幻的希求,把外面清幽灯光也摄进筒内,于是外面更暗沉了,梦更虚空了。

公园毗邻恰巧是一座小学,于是大清早便有许多嚷着跑着的孩子在筒的附近嬉戏,然而从不敢走近这流浪人的睡处。他们上课后,我坐起来,才又看见外面也有一所幼儿院,空地上还站着许多穿粉红色校服的小孩,正挨着妈妈身旁,等候上课钟声。

“今天是她生日吗?”

“哎唷,全忘了……”

“嗨!别倚在跷跷板那里弄脏衣服呀!”

小女孩倒也自觉身上校服实在体面,于是走起路来也格外老成些,提着书包,拉妈妈的手给自己发上的蝴蝶结缠紧些,甚或好奇地瞪着一位晨操的老婆婆在甩手,或者按跷跷板玩,甚或好奇地探头进筒内……啊?你是谁?

她没有吝啬地向我天真地灿然一笑。新生命洋溢着希望和温情,一切充满着无限可能性,美好且纯洁的想象,可是这一切又必须步入童年、青年、成年,终于衰老,一切将受到现世虚伪的污染,命运没有放过谁。此刻,我听到外面正传来幼儿园上音乐课的琴音,手鼓和舞步节拍,揉进了愉悦的儿歌声中,这音乐,听了会使衰老的心灵苦笑,对人生无常暂住的缘起,生了无限悲励。

我坐着,身边只有一个大背包,不敢往外面走,尽人类的无奈与自卑囿于一只双狭隘圆筒里,筒外世界有两个永不妥协的极端:理想与现实,希望与失落,爱与无休止的寻求……此刻,人散了,课堂传来了朗朗的读书声,心中茫然,家却是很遥远了,茫茫日光下那里去呢?

这公园的圆筒一直没有离我而去,几年后,我重游凭吊似的再坐进去重新感受年青时,我卷曲地哭泣,我不再为自己的苦恋而迷惑了,而是悲剧地、因为这附近的幼儿园发生了一宗极为恐怖、极为悲惨的血案:一个男子为情而发狂,竟然持刀冲进幼儿园砍伤砍伤了十几名幼儿!当然,那不是我,可是我是同样因为失恋之苦无法自释而流浪街头,最终呆在这公园的圆筒了,自怜地恼恨了一个永恒的晚上,是孩子的天真,她的笑、她的好奇感动了我而让我醒觉让我重回人间的,可是“她”被我这样的疯子杀死了,还有那音乐、那童声……我一度怀疑是自己的梦魇犯下了屠杀孩子的万恶之恶,我惦记着那个圆,命运的回旋、恶毒、惨痛的血性印记。

我渴望着,一天,我的孩子,和我在公园玩,爸爸躲在圆筒里,给她找到了,她探头进筒里……啊,你在这!哈哈哈咭咭咭嘻嘻嘻的,她笑。

我的天使,我的救赎。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