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汗的博客

 
 
 

日志

 
 

朋友是可以沉默的  

2009-03-29 15:53: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康

 

   不晓得从那里听来的一句话,说只有中国才是个感恩的民族。我们从历史故事和传闻中,也知道有一饭千金,以至于鞠躬尽瘁等可歌可泣的典故。尤其在卑微的日子里,要面对寂寞之时,假如有人特别的顾惜,在你身上发见了光明,告诉你别放弃,因为你总有照耀黑暗的一天,那是恩惠,使你在惶惑中感动流涕,且终生感戴,无时或忘。

   也许,那段日子着实使我感到无比的孤寂,需要深夜到公园默坐,或者在大雨中狂奔,躺在水码头那长长的堤上……而经常陪我在幽僻小路上散步的,是一个读理科的同学——阿康。他是个很有意思的人,做甚么事都挺认真的,我在走路时常为着客套的缘故,总要说些东西来打破沉默,而他就严肃地向我说:“朋友是可以沉默的。”

   他老是那么平凡地过每一天,沉实地按部就班打基本功,且对我恃着聪明跑捷径的作法大不以为然。比方说打篮球,他就批评我姿势不正确,手法欠妥,简直是白撞;我在班上英文成绩一向在前列,他还是有意见,说造句怪里怪气,不是地道写法,但有一回老师给我的撮写卷子满分,他也就没话说了。只是他自己踏实的做去,整天拿看英语小说看,至于我却为天才所出卖,在篮球和英文方面,毕竟底气不足。

   阿康身材短小,鼻梁上架着厚厚的镜片,也不花心思在衣着方面,走在街上绝不起眼,不像我露才扬己,一派愤世嫉俗的样子,有时忿激起来,说话带些脏字,他便一本正经地叫我检点,真怕他像老夫子一般。我总是焦虑不安,总是要燃烧自己,也不在意地燃烧了身边的人。有一晚阑珊时分,我们在公园亭外小坐,他突然要我答应他一样东西,我问他是什么,他说:“将来要小心些,不要误了些女孩子,我知你会的,哈哈!”

   他有很多很多话都深藏着、停留在我心中,然而在毕业那年,我请他在同学录上写些甚么赠言之类,他竟然留下空白,只签上了名字!是禅?是公案吗?

   当然不,他信天主教,我们离得越来越远了。

   后来我考进大学,搬进宿舍的前一天,我们又坐到那山边公园的小凉亭里了,他要我留心看那在沙地上赤足的跑、没机会念书的野孩子。留心甚么?这跟我有甚么关系?不,你上大学了,将来要教他们读书认字……这些话我到现在还没有忘记,因为,他提醒我了,我也是那些赤足的孩子当中,曾叫叫嚷嚷、拉线放风筝的其中一个,还曾经给玻璃割伤了脚板,不停在流血,在哭……

   后来,大学毕业了,我因着感情问题升读了教育学院,也因着感情问题中途辍学,前路渺茫,终于选择了流放的生活。这不是比喻,是真的流放,在都市的疏离和繁闹中。一个晚上,我背着行囊,世上仅有一些衣服和几本书伴我,从大学出发,徒步漫游,无目的、无生趣地消耗着生理上的能量。我来到少年时成长的深水埔,那时已经都住满了老人、妓女、道友和新移民……我继续走,东南西北不辨,却无缘无故的来到了他的住处,原来他快移民澳洲了,我已经三十多天没洗过澡、没刷过牙、没换过衣服,却闻不到自己身上的臭味。幸而我还记得他家的电话。

   我在楼下不远的街角等着,阿康下来了,见我一身破烂,蓬破垢面的,已无法重寻昔日的光彩,还有明天不知要流落到哪方。

   他没变,跟以前一样阳光。

   我知道,自从他成为教徒之后,我们已经不同道了。聊了不久,聊了甚么都忘了。临走时,他突然回头,仿佛确信今后万难再见了,以沉重的语气说:“……我是爱你的,请保重。”

   那晚我在山腰一条引水道旁躺下,俯望城里一片灯海,思想着黎明之将至。

  评论这张
 
阅读(17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