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汗的博客

 
 
 

日志

 
 

我的童年  

2009-03-26 10:47: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抗洪

 

   有一晚突然从梦中醒来,胡里胡涂的,有点凉吧,转身把被子拉上肩,才发现被角好像沾湿了,使劲一抓竟然捏出水,难道?!……彷仿佛佛还听到流水声,就在身旁响起,我迷糊地想,是否做梦游泳了?我可不懂游泳啊!只有像梦游般起床看看,不料双脚下地,便冬隆一声插进水里,慌忙亮灯一瞧,嘿!竟成了汪洋中的一条船,船外尽是流动着的黄泥水,塑料拖鞋浮到墙边。我跳下帆布床时,方晓得水已浸到小腿上来,只有涉水而行,摸到走廊,听到后栏露天处哗啦啦的雨声,始知一夜间灾难便涨起来了。

   我们的牛皮店在深水埔这条低街上,每年都要做防洪工作,凡一连下三两天雨的,得在门槛上加一块挡板,用布块塞满缝隙,做一道“水闸”。想不到前一天下午布块还只是湿津津的样子,以为拦得住,到了半夜却有不测的倾盘大雨,使人无可措手。我在后栏工场睡,乍醒后,看见许多机器铁具也淹到水里,随即走出前铺,把两个弟弟唤醒,先把干净的东西搬到高处,尤其是那些牛皮,湿了就容易发霉。拉开铁闸一看,外边街同样是一条泛滥的长河,有人在天色灰暗的淅沥淋漓中,披着亮滑的塑料雨衣涉水经过。不久,邻居也纷纷惊觉到了,街巷上一一亮灯,哄闹起来。我们兄弟合力加高水闸,分头用铲子把水泼到后巷,在昏黑而到处漏水的厨厕间,和飞蟑螂的窜扰下,几经辛苦伸手盲目的摸呀、捞呀,成功掀起了一块渠盖,让水哗哗的漩涡卷去。这时,一只老鼠打从走廊泅过,背上的湿毛露出水面,大家顿地溅水吓它一跳,便停下了活一道笑了。

   由于附近一个地盘的泥头给冲进沟渠,堵塞了去水道,以至雨水在低街一带泛滥,天明退洪时,才知道区内十多条街道店铺都受影响,许多布匹和手袋批发商,皆在铺前摆地摊,把泡浸过的货品,以贱价甩售。

我们店灾情也相当严重,低层皮架上大批肚脯、猪皮里和一袋一袋的碎皮,都湿透了粘贴成团,鞋马沾了水立刻生锈,数十扎成了废铁。父亲早上回到店来,俯身到皮堆上检视,一面翻一面咒骂,最后亲自用手推车,把货送到垃圾站去,回来默默低头清理地上的泥渍,有时呆上片刻,对着灾后的情景,不禁兴叹。

皮革的气味怪怪的,挥之不去,妈点香来熏也没用,一直怀疑架子下溺死了只老鼠,却没能把它找出来,没法确定是否在复修好的生活里真的还暗藏着腐烂和丑陋,但恶臭存在着,很久很久不散。

   无奈一连几天不放晴,店内一些沾了水渍的皮革没有机会晒晾,父亲只好摊放到门外行人道上,由它们慢慢阴干。整天见他跑跑颠颠的,没一刻停下的工夫,稍息的时候,埋怨没有人给他帮忙。妈没有作声,匆匆下厨烧饭去,忙完了,也检起一叠皮,搁到门外自行车上吹吹风。

   傍晚,我下学回来,看见妈正把一大堆猪皮里抬到街边一辆货车上,奇怪了甚么回事?妈爱动脑筋,见地方不够晾,便借来了亲戚的货车,空洞的车斗里铺的、挂的、吊的琳琅满目!我学跟车送货的工人,拉着车尾的绳子跳上车,帮她一张一张晾到绳子上,卷起了车斗两边的篷布,既通风又凉爽,妈还一边打趣说笑。这刻我突然感到,许多年来才第一次做父亲和妈的儿子,一起分担家中的烦恼,有时想讲些体贴的说话,却不知怎么开口,他们照样是低头在干活,只觉一切遥远,而我,也就悄悄地,在隐藏的泪光中看着妈吃力地拐下车去……

  评论这张
 
阅读(16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