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汗的博客

 
 
 

日志

 
 

我的童年  

2009-03-23 21:45: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轮车

 

   父亲年青时在广州市一家铺子替人修理自行车,从此就与自行车结下不解缘。他现在五十出头了,还得踩自行车送货。我们家经营的牛皮店没有请伙计,大小事务仅他一人料理,刚接手这生意,一年间头发全白了,经常骑车送货,后座捆上一大包皮革,在繁忙的红绿灯和车巷间穿插,实在是吃力的事情。父亲老发脾气,常思念退休的日子,且为着钱的缘故,好生烦恼。

   据说,父亲在年青时总爱在外面跑,跟人打架是平常事,可我从没有听他提过这一切,只是有一趟我在旁听他跟朋友讲关于在乡下捉田鼠的故事,先把各洞口封住,然后点把火,预备好铁线圈,把烟熏进去……说时手舞足蹈,彷佛田鼠的滋味还留在舌底似的。大闷热天,脱光了衣服,泡在长长的芦苇塘中。

   在我的印象中,父亲并没有年青过,事实上我们之间难得一见,见了只记得他的凶相。那时住在廉租屋邨,妈妈替人做缝纫工、当小贩,后来在工厂工作,晚上只有我们几兄弟睡,在床上瑟缩地听收音机讲鬼故事。有一回父亲难得回家,半夜我们被吵醒了,屋子昏黑一片,朦胧惺忪的我在上层床偷偷的看到,下面父亲和妈拿着剪刀在吵架,原来二哥也在被子下眼睁睁的看着,不敢稍动,只好假装熟睡,一家子都在淌泪……明天起来晚了,父亲也出门了。

   也许曾有过这一幅记忆:我三岁,和妈回广州市探亲,那时父亲还没申请来港,那天踏着三轮车来接我们,妈抱着我坐后座,身边摆放着行李,而父亲一拐一拐地踩着脚蹬,车子在长路上跑,天是广阔的,两边淡淡的绿树向后移去,我至今还有着美丽的憧憬。

   父亲不比以前强壮了,我见他来回搬货后,都要喘一回气,那晚上送货回来,约莫五六点锺,他把自行车靠在路边,不久,一个送石油气的汉子也踏着自行车驶近,把车子泊在店子外面,粗鲁地碰在父亲的车子上。父亲紧张的跑出来跟他理论,没想到他气冲冲的说:「看!刚才抬上几层楼已经够苦,还要受你的气,你以为我好欺负吗?看我一拳把你打死!」

   父亲也是刚抬上几层楼回来,不像那人瞪看圆眼,只是垂了双手,回他说:「好哇!你有本事打死我,反正不用辛苦……」。那汉子匆忙在马路边抓起一块木板,木板上面还有钉子,后来旁的人劝开了,父亲回到店里,那晚上闷得连饭都吃不下。

   然而,世间事总有个变,父亲在前几年还给我们多添个幼弟,年纪距我十八岁,而父亲反年青了。那天我见他从垃圾房拾了一辆破旧的小三轮车,星期天店子休息,他在家整天钉钉鎚鎚的,又从床底的杂什堆起出些零件,居然凑拼成一辆新车!幼弟坐在三轮车上充司机,驾着车在大厦走廊自豪地来来回回,逢人便嚷着的士……的士……

   父亲站在门边看着,也笑着招手:「的士!」

   一生的记忆中,那还是头一遭见他笑呢。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