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汗的博客

 
 
 

日志

 
 

2009年03月18日  

2009-03-18 10:22: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些困顿的日子里,我有些变了,竟开始渴求有一个安定的家,可以让我静静地停泊。为这缘故,朋友中有搬家需要帮忙的,我总怀着兴奋的心情,给他们打扫地方,帮忙做些髭漆清理的工夫,只要看见一个空房子最后倒像个家的时候,就莫名地感到高兴。

   家,是从儿时一段亲切的回忆开始的,我们从天台木屋搬到海边一块空地上去,那天刚好下过雨,泥路面崎岖不平,到处布满水和野草。于是各人皆在沙上铺了士敏土,搭起支架,盖上木板和锌皮,使劲锯木和鎚钉子,仿佛要赶着在天黑前,便得把房子造好。我记得那时天气热,家家都在樑柱上挂起了苍蝇纸,长条旋转下垂,不久纸面便粘满许多的飞虫,不小心走过,还贴到面上来哩!

   趁父母忙着的时候,我无事可做,便跑到附近的水洼玩,看货车在路面起伏经过,贱起了泥浆,偶然轮子陷入泥泞中挣孔,很需要帮忙,无奈越陷越深……当我回到空地上时,房子都像一眨眼间造好了似的,当然,这一眨眼原来已错过了不少流汗的辛劳时光。

   村子左邻右里都是熟人,朝晚见面打招呼。有时主妇们各自拿着饭碗,倚着门边闲聊,或者紧握着筷子指指点点,吃一口饭便对骂三两句,大抵同样是生活的一部分。每到傍晚烧饭时间,人多了,巷子便热闹起来。孩子们蹲在烧柴的风炉旁,不停地拂开浓烟,流着眼泪使劲地吹。饭后,一些尴尬场面可能出现,我记得,那次给脱得赤精条条,站在水盆中任由母亲大力洗刷,并且在来往的邻居孩子前,不断责骂我许多天没有洗澡,身上,看!

   村外近海那边的空地上,有一间木板搭成的公厕。我曾经跟别的孩子,在里面偷偷的抽烟,和制作秘密的玩具,不过,那一股浓烈的阿摩尼亚味,还有坑里无数蠕动着的白色粪虫,总教人不敢经常光顾。但一场大雨过后,热闹的时刻便来了,大家合力将厕所的板门拆下,放在水洼中来回撑动,玩上半天也乐此不疲。至于年纪较小的便蹲在水边,用手捞水中的泥巴,和泥巴中的蝌蚪,然后盛到罐子里,等它们变做青蛙。

然而,当雨还是绵绵下着的时候,就不禁有被困的感觉。屋顶的板缝到处漏水,弄得地面和床都湿漉漉的,家人用毛巾填塞了缝隙,但水仍往下渗出,只好用罐子和盆分别接载,晚上,听它一滴一滴的水声……在昏暗的火水灯下,那些挤作一团的布块看得久了,会变成牛头马面那一类可怕的东西,这刻,我总疑惑地瑟缩到床近墙的那边。

   天将明时,屋顶的天窗原来都让大风给卷走了,雨打进屋里,尽把各人吵醒,便忙着拉被单遮挡,只是我还睡着,醒时天窗已在村口寻回了。村子近海,刮风刮得挺凶,整个房子好像给摇撼着似的,然而只要风有平静的一刻,下雨时,我总坐到门前的小凳上,家中一点忧愁也没挂在心里,把纸船一一放到巷子中间的渠沟里,看着急流把它们带走。

  评论这张
 
阅读(21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