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汗的博客

 
 
 

日志

 
 

2009年03月17日  

2009-03-17 09:53: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远方的父母

 

   孩子在恐惧无助的一刻可能会怀疑他们的父母,我想,或许我的亲生父母也在那遥远不可知的地方吧,他们可有惦记着失去的孩子?为甚么要把他遗忘在困惑的境地里……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一个昏暗火水灯照拂的晚上,我们的家就在一幢旧楼天台的木屋里,那张床上,我们三兄弟靠近着睡觉,那时下面三个弟弟还没出生。是半夜了吧?母亲好像跟谁商量些甚么似的,忽然有人建议,不如把我送返乡间,交给亲戚寄养,当下就指着我,接着外公呛咳起来了,还有叹息的声音……我侧伏着,惊恐地抚摸着席子的蕈纹,朦胧中听到争吵和眼泪静静地流下,许多复杂的事情我都不懂,只晓得是被选中了。

   由于外公竭力反对,我终于留下,但心里也没有特别觉得庆幸,也许那时想不过是个梦,醒后的日子像往常一般,照样吃喝拉撒。当然,我现在知道,他们只是将穷人的悲哀都隐藏起来,让我有多一天的快乐。

后来,当我发觉跟父母外出时经常独自迷路,而且次数多了,就不禁生起怀疑。那一回,我还是念幼儿园中班的年纪,一个开始亮上灯火的傍晚,父亲下班回来,难得带我到附近的庙街逛,看卖艺的、打拳和舞弄刀枪的、唱戏的、摆杂货的……简直是另一个世界,充满着异样的人物和色彩,我站在其中一盏曜眼的大光灯前,给一位弄蛇师傅的手艺吸引着、催眠着,驻足不前,良久,我才发觉父亲粗大的手掌失了踪,这一惊眼前世界全都变换了颜色!

   也许是一件奇迹,我后来居然凭来路的一点印象还原,摸到了家的附近,由相识的叔伯领回去,家人也没有觉得欣喜,我回来了,日子一般平淡。

   我觉得,怀疑世界上至亲的人,毕竟是罪过,只是有些记忆,早该忘却的了,现在还苦缠心中。当我们的家从木屋搬到廉租屋时,我还不过初进小学。母亲说是要替新房子装修,使带我先去看看环境,到达那廉租屋邨的山脚时,母亲对我说:「你在这儿等,我转头回来,假如不见我,便自己坐巴士上山,小孩子坐巴士不用给钱的,坐那一架都行,嗯?」

   我等了老半天,又不敢坐巴士,便兀自上山,那料半途迷路,唯有站在村家梯田旁,发急地哭。一位大哥哥经过,问过明白后,也曾领我上山,到第五座一个单位找过,但地址是错的!是我记错了?还是假的呢?

   终于又回到迷路的地方去,天更晚了,我哭着央求大哥哥再带我上山一次,结果在第六座地下一间五金铺门外……我老远认得是母亲的背影,便冲上去扑在她的大腿上,搂着使劲地擦面上的鼻涕眼泪。然而,我清清楚楚记得,当时她面上有的只是愕然,却没半点欣喜的神色,丢失了儿子这么久了,没甚么感觉似的。这就是一个孩子长大后,还时常惦记着远方父母的种种原由了。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