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汗的博客

 
 
 

日志

 
 

我的童年  

2009-03-11 14:16: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访

   

   这廉租屋邨我已经是很熟的了,每次回家总得打从巴士站对面第一座穿过,假如碰巧是黄昏,那么就有人影指向荒凉的山边。同样是阳光将尽的时份,我记得这路侧母亲曾摆设的生果车,车档前一个身穿校服,斜搭着小书包的孩子,恁地站着默视自己长长的影子,知道天将黑了,一切该怎么办呢?旁边的小贩说他母亲给警察抓了,两个幼弟坐到母亲臂弯里,好像说是哭着的,也被帯去了。此刻,只剩他一个人,眼看匆匆的行人赶路归家,几座大厦皆纷纷亮了灯,虽不至于害怕,但不禁惘然。那是十多年前的我,在那里站着。

   母亲多病,常见她支着腰说疼,说生档挨得辛苦。后来开了一个固定的档口帮人做缝纫,就在穿过第一座屋邨背后的路旁,那里人流更大。我放学后在那锌皮木棚内做功课,然后坐在小凳上,看客人度身时的裙襬,还有往来不绝的行人足踝,只消听到远远传来卖白糖糕和丁丁糖的喊声,便生起一种盼望。

   没多久,一些穿制服的汉子叫嚷着把档铺拆了。这里现在变成休憩公园,有绿色铁栅围着花卉,石桌边老人家或对坐奕棋,或聊天。人们仍得打从这路经过,但绝不会想到,曾经有一个孩子,那么用心地观看他们摆动的腿,当然从来也没有拾起过任何足印。

   此后,客人便摸上家中来度身、试衣服,而且临走时总不忘说些手工仔细,长短合度的话,然而,这并没有带给我们一点宽裕。我爱弄那些木尺、纸样、针线包、各种线轴、色粉、许多形式的布钮,还有些用豆粉调的浆糊。有次不慎将拇指夹进缝纫器的针靴下面,被狠狠戮了一口,弄得满手是血,但有没有哭过呢?这个已不大记得清楚。反而有次翻女红,却无意中发现柜面胶垫下有张大押票子,我知道这是典当东西的收据,便立刻感到家里好像有些甚么失掉了,这印象迄今没法磨灭。

   还有我记得,那孩子六年级小学那年,需要十五块钱参加毕业露营,这是头一次额外问家里要钱,而且是大数目!当他向母亲提及时,即遭了一顿痛骂,其实他也知道母亲确实没钱。两天后,母亲赶着缝制好一件衣服,交收了酬金,凑起来也够十五块了,便唤她的孩子来,告诉他快点报名参加,但他说:妈,不要了……这刻,我知道他多么想抱着母亲的大腿,放声大哭一顿啊。

   家,我已经是很熟的了,那幅墙,那盏灯,晚上照着缝纫器前的母亲,一摇一拐的踏脚板,手拉轴轮,低头穿线……这时,她的孩子却拿着一张几乎全科不及格的成绩表,战战兢兢的递过给她,她看罢差点没昏过去,忿然将成绩表使劲撕烂,便扑到缝纫器上,抽搐地啜泣起来了,而那孩子却低头站着,不敢放声哭,只是让眼泪无声的滴到地上。你知道他当时怎样恨自己吗?我知道,一直到现在,真的,我知道。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